先講,這篇文章是我在整個吃完,走出店外後才決定要寫的,所以沒有店內照片,也沒有餐點的照片。

跟很多人一樣,家裡附近吃得習慣的小吃、簡餐店大概都已經吃遍了。「這餐要吃什麼?」這個問題不會太困擾我,除了偶爾因為心情想要吃一些氣氛的餐廳外,我不會太介意吃什麼。基本上東西不要太難吃,食材不要不新鮮,我都不介意。

這天傍晚,為了去提款機,走了常常在走的馬路,但是比較平常不常走的那一側。意外發現有一間沒注意過的拉麵店,剛好吃飯時間,就走了進去。進店是櫃台,櫃台內的店員請我先找位子。吧台剛好有剩一個一個人的座位,我就坐了下來,自己畫了餐單後去付帳。餐廳外場與櫃台是且一位店員,回座位後自己倒了水,坐下來發呆。左右都有人坐,我的新包包沒地方放,只好放在腳下牆邊。

很多日本料理、或是日式料理之類(關東煮、壽司、居酒屋)的,店內與菜單的標示除了中文之外,為了讓客人更有日本FU,常常會有日文的標示。而如果對日文稍有研究的朋友都會知道,這些日文常常會有錯誤出現。這間拉麵店我菜單上也有日文,點完餐後等餐的空檔,我抱著「找碴」的心態,認真的把菜單上的日文看過一次。我日文一級,不敢說很強,但錯字應該看得出來。看完之後,這張菜單上的日文完全正確。我指的是真正的正確,包括字型也是完全正確。如果以英文來舉例的話,OPEN的O、數字的0、85度C的度那個上標的小圈圈、圈圈叉叉的「○」,如果以門面來講,這些都是不應該有的錯誤。等麵有點無聊,我拿起手機拍了一張照片,想說回家可以想想下次要吃啥。

rotation-of-75

沒多久麵來了。我「很正常」的吃這碗麵。比起烏龍麵,我比較喜歡吃拉麵。我平常沒什麼味覺,但有一次在福岡中洲的路邊攤吃過一次拉麵,那就是博多拉麵,不知道是不是去玩心情好,我覺得有夠好吃的。後來有一次在新宿歌舞伎町唐吉哥德對面那邊,也有一家博多拉麵,一樓只有帆布遮著,大家只能坐吧台,我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從日本回來坐的是晚上的飛機,離開新宿的下午就是吃這家博多拉麵。

這家店的麵與湯都可以再加一次,我不知道我吃不吃得下,但我就加了麵與湯。沒有特別勉強,我也「很正常」的把它吃完了。

吃完後,我離開店家,讓我感到驚訝的事一件一件的出現了。我平常不常走這一側的馬路,就是因為我一直覺得這一側的馬路什麼都沒有,賣的東西都是我不會買的東西,而且這邊好像生意不好做,手機貼膜、糕餅、鐵板燒、手搖飲料都開過,但此刻全都不在了。我拿起照機,拍了第一張照片。

76 78

再仔細回想,我沒有特別想要走進那餐廳,但我走進去坐在左右兩邊都有人的吧台座位時,那間餐廳是幾乎客滿的。我不知道座位是不是自己找,我跟櫃台中正在結帳的店員四目交接,店員正在結前一位客人,店員沒有冷落我,找了空檔告訴我可以自己先找座位。

我自己倒水、自己拿餐具,放在桌上的水杯、筷子都是很乾淨的,而我不知不覺把我新的包包很自然的放在吧台桌下,我腳與牆壁邊的地方。我才發現店裡的地板真是乾淨,乾淨到把新包包放地方都完全沒有任何感覺。吃一吃,我想要加麵加湯,我正在猶豫我是不是要把吃光的碗端去加,店員再度與我四目交接,彼此微笑一下我說我要加麵加湯,沒多久,一小碗麵、一小碗湯就來了。

我不是餐飲專家,一間餐廳是不是成功不是我可以批評的。但這個區塊,所有的店都倒光光,這家拉麵可以客滿,應該可以用成功來為它打分數了。我來想想為什麼它會成功。餐廳的口味絕對是最最重要,它掌握在廚師(們)的手裡,環境包括裝潢與整潔,大部份開店的人裝潢會在自己能力範圍內盡力做好,裝潢這事情只需要努力一次,維護這個裝潢的壽命,還有維護這個環境的整潔,就需要工作人員的努力了。再講到服務,服務好是基本,這個時代服務不好很容易被抱怨。但畢竟正常客人比奧客來得多,基本禮貌與笑容都有,不要客人要找店員,店員還趕快把目光移開假裝沒看到,看到有髒也假裝沒看到,那大部份的客人應該都會滿意了。口味要靠廚藝,要靠專業與努力;環境與服務只要靠有心。想想看,你曾經在多少的好店裡被店員氣走?口味、環境、服務三者缺一不可。把口味2字拿掉,你可以換成很多很多開店的行業。不要花時間抱怨地點、不要花時間抱怨景氣、不要花時間抱怨少子化,這家餐廳絕對證明了「只要有心,你就可以在你的行業中有出色表現」

3%e8%a6%81%e7%b4%a0你會告訴我,講了這麼多,麵還是要好吃才是最最重要的。我也說了,我的味覺沒有非常靈敏,但我吃到一半,就讓我想到了我在東京與福岡印象最深刻的兩間拉麵店了。你說他好不好吃呢?

我是科學X博士,這是這個部落格第一篇餐廳文,但我寫的不是美食,我寫的是態度。

這邊餐廳在桃園市中壢區中山路1段123號,旁邊中山路119號的合作金庫是我中文提到的銀行。店家在中華電信斜對面,何嘉仁美語對面,原本的本燔壽喜燒樓下。
網路上沒電話,也沒營業時間。反正我會再去,去了再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