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學校教的沒有用」這句話,不知道你同意還是不同意?雖然不好聽,但回想我們求學過程學的知識,現在沒用到的,的確不少。又或是說,不懂那些知識,好像也不會怎樣。

我常常接觸學生,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人問這個問題。說真的,要舉例說明學校教的沒有用,或者是學校教的用不到,這是非常簡單的。隨便看周圍那些大師級的人,他們所從事的工作,很多都跟學校的專長沒有關係。

大家期待學以致用,但要找到學以致用的例子比較難,找到學非所用的例子簡單很多很多。

如果照著這個思路,就容易會讓同學有一個觀念,就是學校學的沒有用。如果真的要扯一個具體的用處,也只能夠講到把書讀好,會有一個好大學可以念,有一張好的畢業證書,未來要進好公司上班比較容易而已。

至於,大部分在課堂裡面所學到的知識跟內容,有沒有什麼具體的用處,大家似乎也不太關心。更糟的是,會把「學了沒有用」再提升成「學了本來就沒有用」。久了就把求學這件事,當作只是到學校坐著的義務而已。

小時候默認了學習是無效的,養成了上學就只是過日子的態度,未來很可能就像沒有目標的社畜,只是到公司打卡做工,沒有感情的婚姻,只當做是睡在一起的室友一樣。習慣成自然,在應付或是敷衍中不知不覺過了一生。

我以前就是這樣。現在回頭看,我覺得以前的我,很糟。

回頭來看學校教的到底有沒有用?我自己是物理碩士,太空科學博士。如果從我現在的太空科學教育工作來看,應該算得上是相當學以致用了。但是你叫我說出我所學過的地理、歷史、公民、生物與化學,對我現在工作有什麼用?我還真的沒用到。

真的要說絕對有用的,就是從小到大辛苦學習的英文,日積月累的結果,讓我現在有一點點英文的能力,這樣而已。如果要我很公平地來說,在我現在工作中所用到的所有知識,學校給我的肯定不到一半。

會覺得「學校教的沒有用」的同學,他們出發點大概是:他可能想要當一個YouTuber,或者他想要當一個電競選手。在這個時代,這兩種身份都已經是個正式的職業,可以靠它來維生,而且在社會上還具有一定的聲望。不得不說,它是個好職業之一。

這時候,學生就會問我:「我長大要當YouTuber,我立志要當電競選手,那我現在學這些到底要幹嘛?」說真的,如果這一生的未來肯定只做YouTuber,肯定只做電競選手,其他工作絕對要放棄的話,那我就也可以告訴同學:學校可能幫不了你多少,你應該花更多時間去學些其他專業。

這前提是,除了YouTuber,除了電競選手,未來肯定不做其他的選擇。

但我這邊必須要強調,你覺得有用的學校沒有教,跟學校教的沒有用,這是完完全全不同的兩回事。

學校教的知識,是針對大部分同學的需求,課程的內容,也是針對具備了這些知識後,大家的未來可以做出最多樣的選擇而設計的。也就是說,學校教的,是現在人普遍要有的知識。

而想讓學校教的知識「直接有用」也可以有方法。至少我可以肯定的是,如果你以後長大選擇當地理老師,選擇當歷史老師,那你從小到大所學的地理跟歷史,就100%保證可以用到老師這份工作之中。所有各科目都是。

同樣的道理,當一個考古學家或者是導遊,地理跟歷史也會一樣的重要。哪怕你當的是一個地理歷史知識型YouTuber,或者是地理歷史背景線上遊戲的電競選手,地理歷史相關的知識也肯定會有用。

換言之,是我們選擇了不想要用那些知識,而不是這些知識本來就沒有用。學校給我們的知識之中,有一部分是因為我們的選擇,而讓它變得用不到,不是它沒有用。
就像如果你選擇了晚餐要煮什麼,那你可以很清楚地知道,超級市場的東西哪些是你需要,哪些是你覺得有用。超市賣的東西,大部分是今天晚餐用不到的,但那些東西仍然需要繼續放在超市裡。

同時,你也不會否定超市裡面其他的東西,而一直去說「超市賣的都沒用」。因為你很清楚地明白它們的價值,這些東西只是在你這一頓晚餐用不到,並不代表以後用不到。你還會因為知道了原來超市有這些東西,而讓你未來的晚餐可以有更多的嘗試與變化。

但如果連一次做晚餐的經驗都沒有,那對待超市琳瑯滿目的商品時,就會不管看到什麼都覺得沒什麼特別,覺得沒有也可以過得很好。到最後只買了泡麵跟飲料回家,然後就很快的下了一個結論,就是超市賣的都沒用。

真正煮過晚餐,才知道食材的價值;真正用過知識,才懂得知識的可貴。

當你真正用過學校的知識,那在你接觸到其他,現在看起來用不到的知識的時候,你也不會否定它的價值。甚至是你會知道,因為有了這個知識的存在,未來你有機會,運用那些現在還沒有用到的知識,做出更大的發揮,讓它在你的未來成為有用的知識。

趕快讓孩子習慣使用知識,趕快讓孩子尊重知識,不要連知識的力量有多強大都不知道,就讓孩子否定了知識的價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