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幾天,我參加了一個科學博覽會,這個活動有許多科學研究單位一起參加,展示大家的科學成果。在這個活動中,我也需要擔任工作人員,幫參觀的民眾導覽解說。活動人山人海,非常熱鬧。

這個活動的承辦單位非常用心,除了活動開幕辦得有聲有色之外,在活動開始之後,也不斷的在FACEBOOK上貼出各種活動花絮,讓更多人知道有這個活動。

活動開始沒多久,現場的攝影師忽然告訴我,說再過3分鐘我們就要做直播,而且就從我負責解說導覽的部分開始。對著民眾做導覽,跟對著鏡頭做介紹是完全不同的兩種表達方式。跟民眾做導覽可以問問題,可以叫民眾舉手,可以跟民眾玩,可以送禮物,這些動作都是許多的「停頓點」,而這些停頓,就是讓解說人員喘息,構思下一步要講什麼的重要空檔。

但,對著鏡頭做直播就不一樣了。在鏡頭前面,幾乎所有的動作都是一個接一個不間斷的,除非要觀眾注意看一段鏡頭中「有變化的畫面」,比如說猴子在跳舞或是貓在抓老鼠,不然根本不會有講話可以停頓的空檔。也就是說,當你手上拿著麥克風時,講完了上一句話的同時,下一句話要講什麼,就已經要在心裡面準備好了。

180712_180722_0078-1280x640

(圖為2018.07.12 新北市教育局全國科展團隊增能計畫【科展海報創作力、科展口試表達力】)

我會把這段經驗PO出來,大家可以猜得到,我的直播是平安無事的下莊了。事後看看臉書上的重播影片,說實在的我還算滿意。在現場看到的朋友問我「蕭博,你真會講,你怎麼這麼快就可以趴啦趴啦講一串?」,我說沒有啦,就隨便講講,想到什麼講什麼。我常常在跟其他人分享上台的一些技巧,雖然當時我是真的沒怎麼準備,但我也想跟告訴大家怎樣可以「一下子就趴啦趴啦講一串」。如果我朋友覺得講一串是一種能力,那我也想把這種能力複製給我身邊想學的人。如果我只說多講多練習就好,那就等於沒講一樣了。回頭想想,我其實也不是沒準備,首先,直播的時間長短我先跟導演確定,同時我也把展場中可以塞進時間內的內容先挑出來,太難、太複雜的都跳過。這就像是辦桌的時候,一桌的價錢決定之後,能端出哪些菜色也差不多可以決定,能有變化的,就是出菜的順序了。

直播是一種線性的表達,觀眾循著講者所傳達的內容,「照順序」一步一步的接收訊息,就像辦桌餐點是一道一道上,客人吃完了這一道,就等著下一道。而同樣的餐點內容,如果上菜的順序不對,不止會模糊餐點原有的風味,讓客人無法品嘗每道菜原本應該表現出來的特色,更可能讓客人沒辦法消化,糟塌了一桌的好菜。表達的順序,也是相同的道理。

回到直播那天,所有的素材都在我手上,而我沒有空檔仔細安排我要講的內容順序。於是,我只能用最保險,最好用,同時是觀眾最好消化的方法,就是「大到小」表達法。

180712_180722_0063-1080x608(圖為2018.07.12 新北市教育局全國科展團隊增能計畫【科展海報創作力、科展口試表達力】)

我大概是這樣的安排
1. 這個研究單位是什麼?
2. 這單位在做什麼研究?
2A. 這研究的過往歷史
2B. 過往用什麼方法做這研究?
3. 我們用什麼方法做這研究?
3A. 比較以往的方法,我們有什麼進步?
4. 這研究用到什麼科學原理?

最後最後,一定要收在一個重要的點
這研究,為什麼重要?「這研究,關你什麼事?」,這點沒講,一切就流於空談。

直播我有沒有準備?我熟悉了所有科學內容,我也熟練了「大到小」表達法,所以直播當下,我也不需要花太多時間準備。

辦桌時每一道菜色的好壞,我們看的是食材的料,是廚師的功,也是一道道料理的本質。而出菜的順序,就是一場餐會的「架構」。「2019冬令營 科學邏輯表達力」,教的就是這個。

2019冬令營 科學邏輯表達力
2019/1/19(六)9:00-16:30
國小三~六年級(國中亦可)
早鳥名額火速消失中
立馬報名 http://doctorx9000.com/8858/